法海你不懂爱

喻王,All王

[喻王]Timestamp(上)

耶是我的生日賀文!!!!!愛死我的小伙伴!!!ε٩(๑> ₃ <)۶з

真的很謝謝  @作文练习本  寫了我好想看的偵探王和醫生喻>////<

愛你呀!!!!


作文练习本:

我的天我写不完!但得一定要祝小伙伴 @四川水煮牛肉麵 生日快乐!

答应你的一个梗!!

下篇也是今天出,争取一天内让它完结(←
(滚去写日更)

 

---

 

窗外的雨下得很大,雨水拍打在窗上留下一处又一处的水痕,掉了再留,接着再冲,短期看来还未有止息的意思。

王杰希坐在单人沙发椅上冥想,丝毫不被雨势及雷声影响。

身前的壁炉里烤着火,柴火劈劈啪啪地响,厚重的地毯与窗帘足以阻绝外界声响,一室静谧。

忽地木门发出咿呀一声清脆的响声,瞬间划破这片寂静,来人一点不落地将水气一并带入干燥又温暖的空间。

 

"你来了?"他并未睁开双眼,连眼角都不曾抖动一下。

伞柄因挂在架上而发出的金属声并未被话音遮掩,敲响在他鼓膜中,嘈吵且感到耳鸣。

伴随着休止的金属碰撞声,来人温和的声线在空气中震动,萦绕一室。

"嗯。"

显然他们是认识的,王杰希对此人毫无防备,且并未阻挡人近身。

"我更乐意你问我的是:回来了。"清婉的声音在王杰希耳边响起,他皱了皱眉,抿起双唇:”如你所愿,回来了?”

对王杰希来说这样的对话并非第一次,然而在他这位室友先是搬进来又是搬出去,如今又搬进来这样的举动确实难以释怀。

虽说人要走要留都是自己的抉择,谁都没办法用强迫的留下其他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同类。

 

是的,显然如此。

 

王杰希眼前的青年生得温润俊雅,一双斜飞的上挑桃花眼盯着他看,并未移动寸步。

“杰希,就这么欢迎我回归的吗?”青年的声音传进他耳里,王杰希睁开了双眼。

他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人,觉得更猜不透心思的其实是眼前这位看来优雅的青年。

“行了,喻文州。”他说,”这回又要住几天?”

“不走,就住着。”喻文州笑笑,”我得照看着你的身体状况,是不是?你这身体状况不说别的,药可别乱用了。”

“我没有。”王杰希飞快地打断喻文州,”现在就去把你自己弄干净,一身泥土味。”

喻文州抬起手嗅了嗅大衣身上的味道,他自己倒是不觉得有什么,真要说的话,怕那就是雨水混着灰的味道罢了。

“城西外边做什么去了?”王杰希起身,朝喻文州伸出手,后者脱下大衣交给他,所有动作行云流水,像是原来一点嫌隙都没有那般。

“怎么知道我去城外了?”喻文州挑了挑眉,就像往常那样。

王杰希将喻文州厚重的大衣挂到架上,走到书桌前坐了下来。

“鞋带上沾着土,那痕迹看来很新,而且是红色的土,往城西的路上那有一块红土地。”王杰希没有抬眼,他抓起桌上的钢笔,在纸上画着圈。他握笔的力道很轻,下笔却很重,纸被刮得花了,从墨线边上翻起些许纸屑。

“裤脚上有草,城东的路上没有那么茂密的草,只能是城西外边。”接着抚过未干的墨痕,在指腹上留下或深或浅的黑色印迹。

“而且你身上还有驴子的臭味,改行当兽医了?”

王杰希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僵直一阵的喻文州。

被这么看着,确实也感到有些全身不适,打喻文州认识王杰希起他就是一双大小眼,而眼里泛出的精光确实让任何人看了都要战栗几分,喻文州倒不怕这双眼,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这双眼有意思,王杰希这个人也很有意思。

喻文州从不知他的前室友、现任室友是什么来头,王杰希自我介绍时倒也简短,一句私家侦探就此揭过喻文州的满腹疑问。

 

“说什么呢,医人的医生哪能医动物。”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看向自己的神情勾出温和的微笑,王杰希笑了出声,喻文州做了手势。

“行,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他皱着眉,并不是很想听王杰希即将脱口而出的话。

“人也是动物。”

“那你就当我去给驴接生就算了吧。”喻文州往浴室走去,”反正对你来说人跟驴没什么两样就是,只是我还真不知道驴的胎位不正和人的胎位不正是不是长得一样。”

王杰希倒是说不出话来了,喻文州有时总有一百种方法噎得他说不出话来,他有时也不是很能理解这个人。

即便是当了前室友与现任室友的现在,仍旧在我其实很了解喻文州以及不我一点都不了解喻文州中摆荡。

凡事都有灰色地带,只不过对王杰希以及喻文州之间,彷佛是将灰色地带缩到了最小,只剩黑与白。

他们曾经是一对最好的拍档,那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了。

接手过几个案件,或大或小的都一起解决了,喻文州对于推理逻辑什么的不能算是有概念,一身的医学知识却是令王杰希相当受用。

 

喻文州为人温厚谦和,总能当成王杰希与委托人之间的桥梁。

王杰希深知自己的不近人情,索性除了委托的事情以外不听,全交给喻文州去折腾了,包含房东太太。

而喻文州总是能做得得体且圆融,真要说也能算是少不了这个好室友的存在。

总地来说,王杰希在生活中确实是少不了喻文州。

 

他看了一眼喻文州的行李,这回并不是像上次一样装了一大箱子。

皮箱站在墙边,看上去不太稳,王杰希猜想那里头可能空荡荡的──不,可能又不是如此。

仔细看皮箱的边缘略为鼓起,可能是沾上了水气所致,皮箱的主人并没有很好的套上防水套,看起来有些重心不稳的样子也可能是皮箱的一边塞了相当多东西导致重心的不稳。

王杰希有些疑惑地想,喻文州都成了会卖关子的人了。

“怎么,一个箱子能让你看上大半天?”不疾不徐的脚步声随着喻文州从浴室到客厅,他围了件浴巾,头上盖着一条毛巾。

看上去完全相同,又有相当程度的不同──王杰希是这么想的,说不上来是哪里。

“王杰希,我那么好看?”喻文州笑了,这个笑容与往常的轻浅不同,王杰希彷佛闻到了一阵浓烈的花香,有些晕眩。

“你身上有……花的味道。”他终于把目光从喻文州身上移开,”那味道让我想想……”

他想了想,动了几下手指:”栀子花香。”

“当成我换沐浴露了不好吗。”喻文州套上王杰希随手递过来的睡袍后在火炉边坐下,火炉烤得原来就被水气蒸得粉红的脸更加通红。

王杰希没说话,走到他边上站着,靠的近了才发现浓烈的味道不在此人身上,而是方才挂在衣架的那件大衣。

“你有秘密。”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看着坐在火炉前一脸睡意的人,不缓不急地说。

喻文州仰起头看着亲爱的室友:”谁没有秘密呢?王杰希,你也有秘密。”

突然一阵睡意冲击上脑,王杰希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喻文州将他捞到自己怀里。

“累了,就睡会儿。我的侦探。”

 

 

TBC

评论(2)
热度(48)
  1. JC。Planetarium💙💚F40.41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法海你不懂爱
    耶是我的生日賀文!!!!!愛死我的小伙伴!!!ε٩(๑ ₃ )۶з 真的很謝謝 @作文练习本 寫了我...

© 法海你不懂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