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海你不懂爱

喻王,All王

【喻王】有事无事(1)

居然有幸得到修太的配文!真的是太開心了!太太把總裁喻和秘書王描寫得好棒,吹爆太太😭😭😭

殷:

ooc


喻总和王秘的故事


起因是对JC太太的一眼荡魂


————————————————————————


对于自己从一家集团公司首席执行官到另一家集团公司首席执行官的秘书的身份转变,王杰希能说服自己接受这个职位自然是看淡职位转变带来的地位骤差,然而这世上从不缺见高位者一朝龙困浅滩就冷嘲热讽甚至想落井下石的人。


如今的市场变化速度太快,即使是与合作多年的供应商公司续签订单合同,也不可照着以往的合同随便签完了事,得考虑现在甚至是未来的市场行情,还得看是否符合现行的行业规则、法律条规,公司的市场决策部和法务部先内部对接忙得不知昼夜,而修改合同条文也不是一方修改另一方就愿接受的事,于是不仅公司高层内部商讨的会议开了一次又一次,和供应商那边的碰面沟通也是开展了一轮又一轮。


身为集团公司首席执行官的秘书又有法学双学位傍身,王杰希被集团公司任命为此次合同续签的主要负责人,于是既要处理好日常工作事务,又要费神费心推进合同续签的进度,而他又是对经手的每件事都极其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所以一旦忙起来没留意休息时间忘记吃饭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首席执行官的办公室今晚亮灯到很晚。


好不容易结束和国外有合作意向公司高层的视频会议,用时一分半的的友好道别里也充斥着试探和陷阱,看到连接那端镜头画面的屏幕变成一片黑色,喻文州才总算能稍微放松,关掉电脑屏幕上方小小的摄像头,随手拉松系得紧实的领带,解开衣领下的第一颗纽扣,逃离衣物的端正束缚,连呼吸都轻松了几分。被繁忙公事塞满的大脑暂时得到放空,喻文州也终于感受到搅动胃部的饥饿,会议前随便吃点填腹的面包已消化一空,看到被放在办公桌最左边冷掉的外卖简餐,心知冷硬的食物实在是难以慰劳忙碌了一天的身心,干脆起身拿着简餐盒准备去走廊尽头的茶水间,那里放着个微波炉。


结果刚走出办公室,喻文州便看到对门首席执行官秘书的办公室还亮着灯。一份简餐外卖孤零零躺在门外的置物架上,包装仍是没开封过的漂亮整洁,看得喻文州是直摇头。他的秘书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实在是无可挑剔,只是对自己却不够上心,也不知他要是熬坏了身体,他还能从哪挖来这么一个好秘书。


喻文州轻轻巧巧将那份孤零零的外卖一并带走,送进微波炉温暖宽大的怀抱,而后端着两份热腾腾的食物,不急不缓地敲开他秘书的门。“王秘书,晚上好呀。”


听到声音的王杰希从堆得跟小山似的文件里抬头,见喻文州眉眼弯弯地端着两份食物站在办公室门口,后知后觉地看了看现在的时间,才明白喻文州此刻出现的缘由,连忙站起身将人迎进来。“总裁,晚上好。”


办公桌不是个就餐的好地方,况且上面还堆放着各种资料,喻文州便拿着简餐走到沙发旁的会客桌附近。王杰希见状干脆用废弃的纸张在会客桌上垫了一层,免得到时用餐脏污桌面也方便收拾。


“应该快忙完了吧?”喻文州见王杰希铺了层餐纸,就将加热过的简餐放到桌面上,随口问一句关心下王杰希的工作情况。他为人处事是一贯的温柔妥帖,帮忙打开餐盒盖不止,还顺手拿出包装盒里的餐具拆开放到王杰希前,让王杰希拿起餐具就能用餐。


被这般细致周到的照料,王杰希感受有些局促,毕竟别的不说他可是喻文州的下属,一般哪有上级这样给下属做事的。他只得干巴巴地道谢,“谢谢,”又听到喻文州问他,连忙汇报目前工作进度。“是的,公司事务方面,日常工作计划已安排到下周了;续签合同方面,法务部明天会将续签合同的终稿准备好,所以就剩签合同了。”


喻文州坐到沙发上,手里拿着双筷子已经准备开吃,只是听王杰希说话听得认真不时点头,结果抬眼一看王杰希跟他说话时还直挺挺地站在沙发旁,跟白天惯例给他汇报工作似的。他感到有点好气又好笑,他就不该在这个时候还跟王杰希聊工作。“嗯,好。我记得是安排后天下午续签合同对吧,联系好对方了么?”


“是的,已经联系好了。”王杰希做事一向周密。公司事务繁多,秘书这一职有好几个在职人员,其中他级别最高的,统筹整个秘书处的运作,所以不可能事事都经由他处理,但其中安排日程虽不是由他主要负责,他作为审阅者也是通晓非常。


“坐下来呀。你这样直挺挺站着,要是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不让你吃饭只能看着我吃呢。”喻文州打趣了一句,伸手将王杰希拽过来坐下,顺手还把餐具塞进王杰希手里。“唔,饭里没不吃的东西吧?”


王杰希摇摇头,菜色都挺符合他的口味的。他也知道自己确实是还没完全从工作状态脱离而显得太过拘束了,看喻文州领带领口松开的一副随意自然的样子,对比他白天精英人士的模样一时有些晃神,他早就知道喻文州能非常自如转换各种场合下的身份,但喻文州私下的这幅模样也是少见。


两人食不言的用餐礼仪,让办公室内一时只有餐具与餐盒轻微碰撞的声音响起。可能已经过了晚餐时间没什么太旺盛的食欲,两人都没将自己那份简餐一扫而光,只是随意吃了些饱腹后,就一起收拾餐余垃圾。


将那用作餐纸的废弃纸张卷起扔进装着简餐盒的塑料袋,喻文州站起身看王杰希抽了张干净的纸巾仔仔细细将会客桌擦一遍,便将那装着垃圾的塑料袋递到王杰希面前,叫他把那用完的纸巾也放进去。


“我来扔掉吧。”王杰希愣了一下,伸手试图拿过去。


“反正我都要回办公室,顺路顺手的事罢了。”喻文州将王杰希伸过来的手挡了回去,但眼神悄无声息地围着他系得规整的袖口露出的纤细手腕绕了一圈。


“啊,对了。”喻文州走出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下回身,似乎是突然想起一件事。“王秘书,后天要是合同续签成功就给参与的人定个小型宴会庆祝一下,你说好不好?”


“您这般大方激励,大家自然是很开心的。”王杰希想了下,笑道。


“好,那你让下面的人好好安排一下吧。”喻文州顿了顿,又说“噢,记得跟他们说下,宴会不用安排你的位置。”


王杰希先是有些茫然,看着喻文州含笑的眉目,想了下这般安排的可能缘由,突然恍然了悟。“好的。我去参加的话确实不太好,大家要是不够自在就达不到庆祝放松的目的了。”


这话听得喻文州有些无奈,这原因有其一定微小的道理,但并不是他如此安排的缘由。


“当然不是。若合同续签成功,你就是最重要的功臣,是不是要特别奖励一番才对?”王杰希一听正想婉拒,但喻文州又开口。“按公司奖惩制度进行梯度奖励是肯定的,而我私人得带王秘书去吃个大餐才行。”这私人层面的奖励就纯粹源于个人赏识,这样的特别奖励就不好拒绝,而且喻文州话还没说完。“我很感谢你会答应我的邀请,而且你跳槽来这后为我分忧不少,所以我很想和你一起吃顿饭。不是像这次简单随意的,而是特地的、好好的一起吃饭。”


喻文州把话都说得这么坦诚入情,王杰希实在是不好再拒,况且他也不是擅长拒绝的人。


见王杰希点头同意,喻文州将那双点墨桃花眼笑弯成月牙,便不再打扰,挥挥手示意离开。


供应商公司的续签团队来了个眼生的人,只是王杰希对供应商公司的情况早有了解,看那人和团队的互动明显是团队中心,相貌年轻但气色却略有些萎靡,结合供应商公司的董事长有个不大成器的儿子的消息,将那人的身份推测得八九不离十。


合同续签事宜的完成情况比想象的要快,没有想象中的再度探讨拉锯,也许是先前的沟通工作做得到位,那疑似是董事长儿子又是最终决策者的人草草看完合同也只是和旁边的人简单聊了几句,就很爽快地签下合同。


只是两家公司为合同续签筹备的团队准备就此解散时,那疑似是董事长儿子又是最终决策者的人走过来和喻文州攀谈,说早知其行事成就心生仰慕许久,还想邀请喻文州有空时一同度假,言谈间可窥见其热情。


喻文州对这种的邀约是司空见惯,怎么妥善处理也早就熟门熟路,于是三言两语就将那人绕得头晕,也不知喻文州到底有无接受,但见喻文州轻巧地换了话题转头和王杰希轻声细语,一股恶气突然自胸中产生。


“这位是王杰希先生吧?”那人裂开了嘴,弯起的嘴角是像把金属钩子,见王杰希点头,便忍不住让那把那钩子亮了相。“听说您和喻总都是**大学的,我是在xxxx年入学的,所以也算是你们师弟吧哈哈。”


这种关系怎么现在才拿来说,喻文州未语只笑,眼神微沉听那人暗藏祸心的乱攀关系。


“老师讲过很多次你们在校和毕业的事迹,如何在商界挥斥方遒建下江山,多次让我们向你们学习。”那人看向喻文州,脸上满是崇拜的神色。“所以这次见到喻总真的非常惊喜,果然名副其实。”


王杰希听到此,明白那人未道明的言下之意,只是对方好歹是供应商公司董事长的儿子,他不好去争辩。他早想过职位转变带来的地位骤差会导致的一系列人情处事影响,一般很少人会当他面发作顶多背后说说,不过一想着面前的人是个不着调的二世祖,王杰希也就懒得跟他生气。


只是他不在意,不代表喻文州会不放在心上。


喻文州自然是知道这个人不过是家里有钱塞进来才和他同校,并不是什么正经学弟,嘴里说什么久闻老师夸奖估计也是随口胡扯的谎言。要知道他和王杰希并不是同个专业的,只因曾同是集团公司未来掌权者才会被人放在一起说。


“老师那么说我可真是受之有愧,毕竟我现在也只是在守江山罢了。”喻文州歉意地笑了笑,见那人开口想说什么,抬手止住那人的话头。“如今公司的业务层面能开拓得如此顺利,还多得感谢杰希愿意跳槽过来帮我。”


在旁听得清楚的王杰希明白喻文州这是在维护自己,他本来能将他人的冷嘲热讽看得淡然,但在喻文州那般温柔的庇护下,就连最底下的黯淡也被洗刷去。


“只是在其位,谋其政,尽其责罢了。”王杰希看着喻文州一字一顿地说,脸上挂着清浅的笑。其实能成功将合同续签,就足够让王杰希开心得展露笑颜,但这个对着喻文州露出的笑容,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看着喻文州和王杰希相视而笑,被不知何物阻隔在外的那人突然觉得自己和那两人不在一个世界线。


参与合同续签的人欢天喜地地去酒店参加特地给他们订的小型宴会,王杰希则被喻文州半邀请半拖着去领喻文州要给他的私人奖励。


来到餐厅的时间刚刚好,服务生正好将最后一道菜呈到他们预定的位置上。一瓶未开封的香槟被摆在餐桌中央,高脚杯倒挂在银质杯架上等待取用。


“喝点酒庆祝一下?”喻文州微笑轻声问。


见王杰希点头,他熟练地除去香槟酒的铅封,抽了张餐巾纸覆盖在瓶口,再慢慢转动软木塞。取出软木塞的那一霎,葡萄酒从瓶口逸散出醉人的香味。


刚开瓶的香槟酒静置一会再倒,否则在即刻倒出酒液的同时会产生大量泡沫。另一方面,呈上来的菜肴都正是适宜入口的温度,两人便决定先享用美食。


精心调配烹饪的味道在味蕾层层叠叠地绽放,给精神上带来新奇又美好的刺激,食物下肚后的满足感更是暂时驱走连日忙碌带来的疲惫。王杰希沉浸在工作时对任何食物都来者不拒,只有最低的饱腹要求,但当他有空闲时,便愿意心无杂念仔细享受美食。


喻文州见王杰希吃得开怀,心中一动便取了两支高脚杯下来。他倒酒的姿势很漂亮,像是特意练过似的,注意到喻文州举动的王杰希被那架势莫名震了一下忘了说话,于是满满的一杯香槟就被推到他的面前。而喻文州那杯也是盛得极满,让他想换一杯都不行。


“虽然之前已经说过但我还是想再说一次,杰希,我真的很感谢你愿意跳槽过来帮我。”说完,喻文州执意与王杰希碰杯,再仰头一饮而尽。是表示感谢,也是想用酒给自己壮胆。


“我该谢谢你愿意邀请我吧。”王杰希笑笑,低头浅啜一口。以前的事他不想多提,实在是太过嘲讽。说是信任他的能力就逼着他临危受命甩了个烂摊子要他做首席执行官,等他力挽狂澜让脱轨差点就要步入破产队列的集团公司重新焕发旺盛生机就来摘果子,造谣抹黑他名声不止,还联合董事会把他赶出公司。那段时间闹得鸡飞狗跳、人心惶惶,还是喻文州伸出邀请的手,他才得以从泥潭中脱身。


“我知道你没做过秘书这个职位,只是觉得这样安排能帮上我,就那么安排了。”喻文州边絮絮叨叨地说,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那时我刚接手公司没多久,压力还是蛮大的,想必你压力更大,但你什么都没抱怨过。”


“那有什么好说的。”王杰希摇了摇头。尽职尽责,不过是每个职业人应做到的事罢了。


“你总是这样。”喻文州轻声说,终于伸出手越过一桌美酒美食,去抓住他想要触碰的人。


王杰希微微一愣,视线从喻文州的手掌覆在他握着酒杯的手上打了个转再犹疑地来到喻文州的脸上,才发现喻文州又喝下一杯,一双点墨桃花眼亮晶晶的,眼眸像被酒精或某种东西点燃,他第一次知道何为目光灼灼。


“别人总想方设法在我面前表现自己,而你不爱邀功也不会诉苦。”喻文州顿了顿,覆在王杰希手上的手掌向内收紧了几分,似乎怕王杰希抽回手。“幸好你做的事情,我都会看在眼里放在心上,然后越看就越喜欢你了。”


王杰希有些懵,上下打量喻文州晶亮的眼眸,被酒液润湿的嘴唇,虽然知道他灼热的视线是落在自己身上,但一时也想要怀疑他是不是喝醉或搞错告白对象了。


“所以,杰希,能不能给我个机会和我交往呀?”喻文州笑得眉眼弯弯,握起王杰希的双手放到自己面前,指尖近得他低头就能吻到。


“……很抱歉,我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王杰希皱眉片刻,吐出思考过后的答案。他没注意到喻文州有喜欢他的意思,原因可能是喻文州的心思比较隐秘,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他本身没怎么想过专注工作自身而少关注情爱之事。


“好,我知道了。”喻文州轻轻点头,抿了抿唇,但仍未放开王杰希的手。


见喻文州点头时额前几丝墨发滑落,像有一缕微不可查的阴影在他脸上悄然闪过,王杰希的视线在他重新露出微笑的脸上定格了一下,才像被灼伤般逃开。


“第一次告白大概率都是会失败的,尤其杰希你还那么迟钝,成功的几率就更低了,但是我今天最想告诉你的是我在喜欢你这件事。”喻文州说得坦然直白。愈了解王杰希,他就愈发坚定要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


“……所以呢?”王杰希有些困惑,他不大懂喻文州的意思。


“所以你可不要抗拒我接下来的追求噢。”


“……我听说公司以前是禁止员工谈恋爱的。”


“对啊,你来了,这条隐形条规就取消呀。”


随着喻文州的话音落下,记忆瞬时像时光相簿般呼啸回转,不容诋毁的维护,轻声问外卖里没不吃的东西吧……甚至在那段难熬的时光的某天里接到的电话邀约。


王杰希突然觉得有个首先要解决的疑惑,喻文州的示好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的?


 

tbc
评论
热度(141)

© 法海你不懂爱 | Powered by LOFTER